长沙工商局超标3千万建办公楼 干部举报4年未果

 成功案例     |      2019-07-27 14:34

  长沙市工商局办公大楼建设出现严重违规,不仅投资超标3000多万元,违规使用3500余万元公共资金,还有十余个招投标项目结算价数倍于中标价。

  相关监管部门的态度却令人意外。湖南省审计厅2008年即已发现问题,并将审计报告转交多个主管部门。2006年开始,工商系统多位曾任负责人的老干部亦多方举报这一蹊跷的招投标事件。但近日采访省工商局、长沙市招投标办、省纪委等部门,发现几个主管部门还在“踢皮球”。公众对幕后真相的热切期待,与有关部门的冷处理,形成强烈对比。满腔热血的老干部们面对举报无人管局面发出“公家资产,浪费了谁可惜”的感叹。

  大楼建设超标3000万元被举报

  已超标3000多万元的长沙市工商局办公楼,坐落在长沙市二环与韶山南路交叉点附近。2003年,长沙市计划委员会批准其总投资5300万元,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

  2008年湖南省审计厅的“湘审报(2008)39号”审计报告明确指出问题:目前工商局已取得9064万元基建拨款,支付基建资金8237万元,已超标2937万元。据调查,还有数百万元尾款未结清。

  导致投资超标的直接原因是大量项目先低价中标,再高价结算。审计报告认为,大楼主体工程的实际投资,均超过甚至数倍于中标价。比如办公楼室内二次精装饰中标价为329.64万元,实际结算1260万元;综合办公楼空调系统安装中标价109.87万元,结算价875.51万元;后勤服务楼及综合楼附属会议厅、办公厅及连廊工程中标价为548.01万元,结算价1002.70万元;办公楼建筑安装工程中标价为1500万元,结算价1836.25万元。

  曾任长沙市工商局党委书记、局长的四位退休老干部,在建设期即听到许多关于大楼建设违规的反映。一位已70多岁高龄的老干部分析自己的感触:“退休后衣食无忧,我本不必再管这些事。但找我反映问题的职工太多。我是一名老党员,眼看着国家资产浪费,实在坐不住了。”

  2006年,老干部们搜集到一些一手证据,开始向检察系统、纪委、省工商局等部门举报,一开始是匿名。2009年9月,他们辗转了解到审计结果,又实名向湖南省纪委举报,要求严查幕后真相。

  追踪差距悬殊的空调安装项目。此项目包括办公楼空调安装、锅炉房空调安装和网络布线,不包括设备采购。多方采访核实,湖南省工业设备安装公司以109.8655万元中标,但竣工上报的工程款额高达1593万元,最后实际结算875.5万元。相当于每平方米空调安装造价达到580元。

  实际的市场价格显示出此项目造价的荒谬。“按目前长沙市的行情,选最好的材料,空调安装最高价格每平方米也只有300元左右。”在长沙从事远大空调安装与销售的经营者吴丁介绍。

  还有更蹊跷的事。一位举报的老同志介绍,这笔工程款结后,原工商局人事调动。施工方原本还有另一笔近100万元的工程款未结算,却再未到工商局来催讨。

  绿化项目也在工商局内部引起较大非议。获得一份采购绿化乔木的协议书,其中以单价3.9万元的价格,购买了2棵直径70厘米的乔木。不止一位工商局员工反映,办公区院内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大的树木。

  资金严重超支暴露监管漏洞

  深入调查发现,办公楼资金严重超支的背后,潜伏着一系列监管漏洞。正是这些漏洞,使多个项目的中标方得以实现先“低价”拿下项目,再高价结算谋利。

  首先是资金来源。长沙市工商局原基建财务处处长张文介绍:“大楼建设是工商系统自己的钱。”据了解,按财政收支两条线的管理要求,大楼建设的基建经费,应来自工商局行政性收费上交财政后再返还部分。

  在实际操作中,除市计委批准的5300万投资外,长沙市工商局曾将3524.52万元行政性收费和罚没收入,未通过预算或年末调整预算列支,直接在当年结转自筹基建科目中列支。这部分资金成为超标结算的主要来源。

  “按规定,这笔资金来源违规,当归还公共财政。”长沙市财政局一位负责人指出。

  另一方面,违规操作如鱼得水暴露出招投标监管的虚弱。获得2002年10月31日发出的主楼建筑工程《中标通知书》,湖南省直建设安装工程有限公司以1500万元中标。但8天后双方签订施工合同,却注明“本工程采用按实结算、总价下浮的结算方法”,刚公示的中标价被抛至九霄云外。长沙市建设工程招投标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梁小斌分析,这份施工合同与《中标通知书》明显相悖。为何能顺利备案,是个疑问。

  正是这份违规的施工合同,使中标企业结算时比中标价多拿了336万元。四处举报的老干部在一份材料中怒斥:“这样明目张胆的作假,将本该严谨的招投标视同儿戏!”

  调查发现,低价中标后的项目,还屡屡“变更”设计,为增加结算金额寻找理由。当时担任市工商局基建办副主任的佘琛臻介绍,结算价普遍高于中标价,是因施工时“出现了设计变更等致成本增加的因素”。

  而另一位曾参与大楼基建的负责人直指,招标后更改设计,在形式上增加工程量,最终增加结算金额,是大楼建设中多个项目通行的手段。至于这些更改、变更,是否真有必要,甚至是否真正变更过,则是盘旋在工商局诸多职工心里的一个大问号。同时得到消息,叠起来一米多高的大楼设计纸和资料,已“离奇”丢失。

  主管部门对查明真相“踢皮球”

  “违规多花国家资金数千万元,背后有没有贪污腐败问题?为什么不该花的钱花出去了?到底哪个部门来追查此事?谁该对此负责?”举报者们苦苦追问。

  这本不是很难查实的难题。但从2006年举报至今,这些举报的老干部仍在漫漫等待之中。“3000多万元国家资产,我们已实名举报,还是不知道哪个部门会管。”一位老干部说,只希望自己能看到真相大白的一天。

  近期新华社连续采访湖南省工商局、纪委、招投标办等有关部门,亦亲历了有关部门“踢皮球”。4月2日上午,赶到湖南省工商局采访。局长刘国湘不在办公室。联系他,询问局里对这一事件下一步处理措施和态度。刘国湘表示,长沙市工商局大楼建设时的局长张其术,现任省工商局总会计师,副厅级别,属省管干部,省局无权处置。

  再次向他表明,希望了解省局对这一事件的态度,对事不对人,刘国湘再次答,因牵涉省管的干部,会将有关情况向省纪委、省委组织部等部门汇报。省局不好处理。

  湖南省审计厅的审计报告指出,湖南省工商局作为行政主管部门,可对此事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等,给予处分并公布。

  审计报告为何无果而终?湖南省工商局纪检组长于云彩接受采访时介绍,一是这份审计报告并没转到自己手里来。二是审计结果出来时张其术已调任省局担任总会计师,已是副厅级干部,超过了自己调查的权限。

  在长沙市工商局,所有负责人的态度也几乎一致:当时自己未分管基建,与自己无关。找到市工商局分管财务的副局长许柏松,希望查看在财务处存档的大楼建设竣工决算审计材料。许说:“我没看过这些材料。不了解这个事。”

  再采访长沙市建设工程招投标办,有关负责人表示,须向领导汇报,才能决定是否介入调查。

  曾几次接待工商局老干部举报的湖南省纪委纪检监察二室主任成定明证实,去年已收到实名举报材料和信息。但不能透露对此事的处理态度和措施。

  “公家资产,浪费了谁心疼?!”听采访的经历,四年来不辞辛劳举报、苦盼真相的老干部忍不住慨叹。新华社“新华视点”陈黎明、袁雪莲